一串串紅紅的葫蘆冰糖

關於部落格
圖畫×創作×攝影×縫紉×生活 VwV*後援《無上西天》*
  • 2493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*調適後的愛*(很開心~~!)

7月24日在教會,我第一次克服內心的懼怕,終於抱了小孩子。
還是透過一個女生朋友我才有這個機會抱小孩的.


小孩子本來就應該是可愛的,被呵護的,是多麼天真無邪,但是在那天之前,我對小孩子一直都有一份障礙跨不過去--我看到小孩子會感到膽怯.


說人類很軟弱就是很軟弱,有人怕蛇怕蟲怕狗,一隻蟑螂蜘蛛就足以讓家中的主人翁發出喊破天花板的慘叫聲,但是怎麼樣也沒人知道:我怕的竟然是小孩.


是他們的天真讓我感到羨幕還是說因為太過單純而唉嘆?
究竟在害怕些什麼…?
這個社會的黑暗面我看過非常的多,難道是因為我知道非常黑暗的那一面,所以才連自己的純真都在這過程裡不知不覺的屏除了嗎?我的內心究竟是何時變的複雜了?


這天是做禮拜的日子,很高興的是,我之前很擔憂的一個朋友,這一天有來教會,而且還是她主動向我打招呼我才發現她的.她的身上有多處的刺青,不但染髮燙髮抽煙還穿的極少又極短…(卻不得不承認她其實很漂亮),總是臭著一張臉,只有面對我與組長的時候才會露出稍微親切的笑容,當然,整個教會兩百多人將近三百人裡面,只要組長沒空,除了我之外,對誰都是臭著一張臉、冷淡到不行甚是不屑講話.


這性格那也是她的圈子與環境所造成的,不完全是她的錯,她內心的無奈與良善我都看的清清楚楚,因為跟她的相處過程裡我知道:她很渴慕交往到像我們這些正常一點的朋友,而我也很樂意幫助她.
只是我們大家都是軟弱的,常常重蹈覆轍、一錯又錯,總是去除不掉那個擾人的[惡]!


之前有人說我過於膚淺,急著想要去除心中的[惡],卻忘記那些東西曾經給我的幫助與好.
我聽了覺得愚蠢至極,惡就是惡,惡所能給的就是敗壞,惡所給予的就是讓我們好與壞分不清楚,讓我們誤以為其中有甜頭,其實它卻是一個痛苦的沼澤,什麼叫做旁觀者清當局者迷,今天很簡單的譬喻:我們明明知道偷竊、吸毒是錯誤的,但是對於當事人卻不願悔改,問他原因說了一句話:「做這種事情的時候我的內心是很快樂的!」
對於這份惡到底該不該去除?你們覺得呢?它真的給了我們什麼樣的快樂與好處嗎?
可是錯誤就是錯誤啊!!


可能是身為女人而潛在的本性嗎?我卻從她的身上看見最重要的東西:愛小孩.她真的很喜歡小孩子!
儘管種種的外表給人的第一印象是個冷豔的不良少女,但是從她看見小孩的時候所展現那細心的行為舉止,還有她的溫柔神情,只要一談到小孩就是滿心歡喜,轉眼間從成為一個善良單純又充滿愛的女孩子--一個冰冷外貌令人卻步的女子成了一個小孩看到她都開心的美少女,我從此之中確定了她的良善與愛,還有最重要的純真等等,其實這些東西她都還緊握著,儘管已經筋疲力盡,受近傷痛,在人生的路上吃盡苦頭,但是對於這些自認為最重要的東西仍然沒有放手,我打從心裡認為:她其實是個很堅強的女人,只是一個人的力量太小,她要面對的敵人太多,惡勢力真的太大.簡直跟我以前一樣:是個喜歡一意孤行的傻瓜.


就是我知道她的需要,因此只要看到她就會挺開心的,然而只要我們碰面,她也是跟我形影不離的,除非她去抱小孩玩了,要不然吃飯啦~發呆啦~等待啦~,兩個人就是坐在一起,儘管從頭到尾都不講話….


但是那天我自己也是處在心靈的尷尬點,禮拜做完因爲無聊所以就換我跟著她,看她怎麼跟小孩相處,怎麼帶領小孩怎麼哄小孩,而我也很ㄍ一ㄥ的,嘗試擠出自然一點的笑容面對這群小baby,其實我的心情是很緊張也很害怕的,當她納悶地問我為什麼怕小孩的時候,我不好意思的說了一句:「我怕我這張嚴肅的臉把他們嚇哭了...」她聽了笑了,因為我給人的第一印象確實是很不友善呢.


這樣的嘗試接觸與逼迫自己打開心門,換來的代價,就是一個大約一歲的小孩,主動想要找我抱她.
我是既驚喜又害怕弄傷這孩子,因為我沒抱過,不過好加在,在這個女生朋友的帶領之下,很快就上手,可以抱著小孩轉圈圈逗她笑,自己也玩的很開心.從那一刻起,我的眼界變了,看到教會的其他小孩不在彆扭,反而發自內心的覺得他們真的好可愛,不嫌他們亂叫亂跑很吵人,反而是好奇的目不轉睛觀察他們到底在HIGH什麼!


也不時的想著:等到他們20歲的時候,我也差不多要40囉…?:)


同時我從這天之後,更是回頭看看自己,到底是什麼東西給我這樣束縛住?竟然忽略掉了這麼多美麗的小生命.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